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生活的文章 > 诗楼只见证了传奇的一瞬,诗人也只是惊鸿中的一瞥

诗楼只见证了传奇的一瞬,诗人也只是惊鸿中的一瞥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6-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诗楼是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一栋中西合璧的小洋楼,台门上方悬有金庸先生的手书“诗人徐志摩故居”。新月诗人徐志摩是金先生的表哥,他曾和陆小曼在这里度过幸福的蜜月。可惜的是徐家的老宅已经拆除,保存下来的诗楼成了徐志摩短暂而绚彩人生的纪念场所。

仿佛是一个的云彩下发生过的故事,那人轻轻地来,轻轻地走,轻轻地招手,轻轻地挥一挥衣袖,既是瞬间,又是永恒。他把最美好的故事留在了春天,留在了人间四月。如果把发生过的故事说成是一个有妇之夫追求老师的未婚儿媳妇不得而和另一个有夫之妇终成眷属,也未尝不是一出狗血剧。但故事的主人是徐志摩和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他和她们的不凡造就着故事的不凡。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康桥的邂逅拉开了四月天的序幕,那一年,徐志摩23岁已婚有子,林徽因17岁和梁思成订婚并伴读,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开始真正的初恋。于是,在康河的柔波里,他甘心做一条水草,因为在浮藻间有了彩虹似的梦。为了追梦,徐志摩向在英国陪读的妻子张幼仪提出了离婚的请求,说是请求,其实是必须。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张幼仪表现出旧时代女性所罕见的高风,她带着身孕接受了丈夫心灵早已逃逸的事实,她已决心做“未来新式女性中的一员”。

放歌以后是别离,轰轰烈烈的爱情等到的是林徽因理智般的沉默,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梁思成,尽管心灵中有一大片天空属于徐志摩。后来梁思成曾问林徽因说:“这个问题我只会问一次,为什么你选择的是我?”林徽因道:“答案很长,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多年以后,林徽因写了一首疑似悼念徐志摩的诗《你是人间四月天》:“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美好的人间四月,春暖花开燕燕于飞,让人流连忘返,但人间不只有四月,如果把四月留给了徐志摩,那么以后的八个月就属于梁思成。

弥补一段感情的最好办法就是迅速开始另一段感情,徐志摩有幸认识了朋友的娇妻陆小曼,好像是命运,也许是归宿,他们立刻陶醉在梦里风中。“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在梦的轻波里依洄。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她的温存,我的迷醉。”他们义无返顾地展开我行我素的婚姻之路。双方家人的反对,师长友人的不看好都没能成为他们退缩的理由。他们终于举行了婚礼,徐志摩的老师梁启超作证婚人,别出心裁的证婚词表达了无奈和护爱。海宁硖石镇的西式新楼成了他们新婚的见证。

短暂的新婚过后,他们来到上海,开始了承诺中不能依靠父母的生活。但尽管徐志摩在三所大学兼课收入不菲,可还是无法弥补陆小曼久已养成的庞大开销,更何况她还染上毒瘾。爱情和生活其实是两码事。徐志摩再一次出行欧洲,又来到梦萦中的康桥,风景依旧,佳人不在,他百感交集,在回国的海轮上写下了最美的诗篇《再别康桥》。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五年,又一次激烈的夫妻争吵后,徐志摩决定去参加林徽因在北平举行的中国建筑演讲。他搭乘邮政飞机北上,飞机在雾中失事,徐志摩空难离世,年仅三十四岁。

张幼仪实现了改变自我的理想,在金融、实业等领域均有建树,她恪守孝道,奉老教子,诠释了她心中爱的定义。她说:“在徐志摩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是最爱他的。”陆小曼在徐志摩去世后戒毒成功,专心整理志摩文稿,她的书画作品渐趋完美,晚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林徽因被更多的人们忆起,因为她是共和国国徽以及人民英雄纪念碑深化方案的设计者。

诗楼只见证了传奇的一瞬,诗人也只是惊鸿中的一瞥。正如新月诗人们所圭臬的泰戈尔所言:天空不留痕迹,鸟儿已经飞过。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