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章 > 关于经典的文章 > 江北的六月

江北的六月

来源:文章阁阅读网 | 时间:2016-06-2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有人说,六月的江南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那么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江北的六月更像是偷走孩子的拐卖贩,偷走了孩子的笑脸,偷走了大人的希望。

手法之拙劣,现场之惨烈,事后之余悸,构成了一幅人间地狱惨景三部曲。恐怖得像是魔鬼滑进人间一样,肆无忌惮地蚕食人的性命。

想象中的六月似情人眼里的一汪水,流出来,变成一池清潭;可现实是,流出来带着满池的血水。

今年的六月像是撒旦盯上的堕落凡间的天使,找准时机,让你错不及防。好像在一瞬间,天与地就发生了化学反应,来不及半点等待:反应物是造物者自居的天与地,条件是带来希望的暖风与湿雨,可生成物却不是新生的生命而是把万物推进鬼门关的龙卷风。

多么可怕,前者都是我常写的意象,在这里,在这个偏远的乡镇却变成了龙卷风的帮凶,肆意的流窜着,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本想用现实的手法描写这场灾难,虽然现实往往比较残酷,可是现实般的笔端也有无法真实地描摹的肆虐。

所以我只有用略带嘲讽意味的笔法写下前半段感性的文字。

6月25号我坐在废墟上思考着龙卷风这个名字,陌生而又熟悉。难道正如周边的人所说一样——龙戏水——一样儿戏?

我思考良久,因为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我宁愿相信这是大自然长期无法排泄的愤怒。

也许他在控诉:我不是一个造物者,也有可能是一个人命搅拌机;我不是一个人定胜天的受体,也有可能是人命由天定的客体;我不是一个毫无反抗的取之不尽的宝藏,也有可能是挖掘宝藏的坟场。

这么看来,阜宁仅仅是一个豁口,涌进猛鬼野兽的豁口,如不加以堵之,势必会蔓延成——整个大地——满目疮痍的伤口。

试想一下,房屋周围被几十年大树包裹着,龙卷风还会像高速公路上的车子一样尽情驰骋吗?不会!他最多像喝醉酒般的驾驶撞向护栏一样嘎然而止。

可现实呢?我们看到的是小树簇拥着挡住寒流,趟过洪水,堆积着泥石流,却怎么也抵挡不住这猛兽般的龙卷风,因为他太大,大得让人吓失了抵抗的能力。

所以可以这么说,这一次,阜宁为全人类躺过这次灾难,那下一次不知道又有多少个阜宁为之买单。

6月26号19时17分,在吉尔吉斯斯坦发生6.7级地震。今年的六月注定不寻常,可是来年呢?风还会继续涌动吗?

  • 下一章节:有感于“我愿意”
  •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